马云回应:他们饭局没请我,请我也没时间去


水乡乌镇,一年一度的世界互联网大会,大佬们的“顶级饭局”总是成为热门话题。可是连续四年,大家都没有见到马云现身参加某一场大佬们的聚会。


昨天,马云在接受新京报等几家媒体采访时直言,“这些饭局他们没请我,请了我也没时间。”


“我要组织个饭局,全世界顶级,但有什么意义呢?(这)不是我要表达的。”


此外,针对最近热门的互联网精准扶贫话题,马云也给出了和刘强东稍稍不同的看法。



01

村长和乡村教师互怼?


刘强东和马云这对商场上厮杀的对手,这是在扶贫上又要一较高下了?


4日,刘强东在会上说出了自己担任贫困村荣誉村长的原因,也呼吁企业家们都站出来去每一个村担任荣誉村长,帮助其脱贫致富。


但刘强东还不忘调侃“一个亿小目标”的王健林和“一个月赚十几亿很痛苦”的马云,并声称“中国的贫困人口依然这么多,是我们这帮富人的耻辱!”


刘强东的这番话,似乎是在回怼马云之前对其担任贫困村村长的嘲笑。


回怼?怎么回事儿?


1日,阿里巴巴脱贫基金正式启动。马云在会上宣布:未来5年,阿里将投入100亿元到脱贫攻坚中。


马云在受访时表示,我特别希望我也搞一个村、搞一个乡,我可以把它弄的很漂亮,但没有用,阿里巴巴要做的是全国的担当。


马云这番话,被认为是在嘲笑刚当上贫困村荣誉村长的刘强东。


如此,村长刘强东和乡村教师马云,因为扶贫问题又双叒叕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,但究竟谁更胜一筹?


02

村长和乡村教师

谁的扶贫力度大?


今年11月底,村长刘强东在参加就职演说时表示:“老师工资我发,每月不低于1万”。


不仅如此,刘强东还计划不以捐赠的方式,帮助村庄在5年内收入翻10倍。


但也有人认为,刘强东言过其实,毕竟他只是放出豪言,暂时没见他真正有所动作。


不过,“农民的儿子”刘强东,也确实为留守妇女和儿童做了实事。


早在2014年9月24日,刘强东作为发起人的京东公益基金会正式注册成立。推出“让爱回家”社会创新公益开放平台,让留守妇女和儿童收获改变现状的技能和机会。


此外,“我在京东过大年”每年斥资3600万元,旨在解决普遍存在的在京务工群体子女团聚的问题,为留守儿童送温暖。


另一边马云手笔也不小。


马云宣布:脱贫工作已成为阿里巴巴的战略性业务,行动宗旨是乡村振兴计划,未来5年将投入100亿,探索出“互联网+脱贫”的新模式。


并宣布了扶贫战略的KPI考核内容:


第一,马云将坚持乡村教师、乡村校长、乡村师范生的工作;

第二,蔡崇信负责贫困大学生的赞助和支持工作,以及远程教育基础设施整个的帮助和投资;

第三,张勇负责要让贫困地区农民没有卖不出去的好农产品;

第四,井贤栋负责环境治理,和脱贫结合。


此次的扶贫基金也确实有后续保障:


这样看来,刘强东和马云虽然在公益观念上有冲突,但就做的事而言,他们也确实有“互怼的资本。



03

关于格局

谁更大?


媒体推测,马云不露面不吃饭,是因为他从没把自己当成互联网圈子里的人。


而按照马云的想法,世界互联网大会给乌镇留下不应该是一顿饭局,而是各种思想。当然,大家聚在一起,吃吃饭花絮可以,但不能把“花絮”变成“主菜”。


格局一词,也因为马云的关系,突然变成一个意味深长而又令人懵懂的境界。


早在公开场合,马云就多次用身体力行践行格局的含义。


在第四届浙商大会上,马云表示:“一个月挣一两百万让人很高兴,但一个月挣一二十个亿很难受。”


这句话在普通人听来很讽刺,但马云很清楚地表示:二十亿不是你的,你根本没办法去花。


一直强调格局的马云将慈善看得很神圣,他认为,公益不是道德高地,没有大小之分,也不能互相攀比。更不能因为自己做了一点事,就爬到“屋顶上”指责别人。


在出钱出力的时候,他倒也绝不含糊:


2014年,阿里巴巴公益宣布投入500万元,与爱佑慈善基金会合作设立阿里巴巴"爱佑童心"专项基金,用于资助0-14周岁的先天性心脏病患儿接受手术治疗。


2017年9月,马云和蔡崇信拟出售最多2150万股阿里巴巴股份。此次股份出售是预先安排的销售计划的一部分,目的是满足慈善承诺和一般理财目的。


但是,关于格局,刘强东也有刘强东的理解。比起马云悟道式的慈善作为,刘强东的想法更实在。


他说:“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,我希望通过我的尝试,能够让更多的企业家参与到扶贫事业中来,大家一起努力,用企业家的责任和担当,回馈国家和社会,让更多的人过上幸福的生活。”


截止到今年的8月份,京东在全国已经建立了832个扶贫点和扶贫项目,据统计,京东今年扶贫项目的产值已经超过200亿,帮助超过4万个家庭脱贫。


但格局归格局,马云和刘强东的这场扶贫之争,被认为除了出于企业家的责任担当外,更意在为企业抢占农村市场。



04

企业家的责任还是抢占农村市场?


在中国,曾经快速增长的电商行业,已经摸到天花板了,阿里和京东不得不为以后的发展开拓新市场。


从阿里方面来看,今年双十一,天猫提前搞预售,设计各种花式大红包,但是以今年的成交额来看,相比去年提高了三分之一,却比起前几年的翻倍增长大幅下降。


从京东方面来看,双十一期间,京东的销售额能实现大幅增长,依靠的是平价甩卖,从利润角度并没赚到什么钱。


中国一二线城市,市场已经趋近饱和,人口红利渐渐消失,阿里与京东要想再继续扩宽现有市场,可谓是难上加难。


而在占中国人口过半的农村地区则不一样,还有大量的市场潜力等待开发。随着经济改革的加深,脱贫攻坚初步取得成效,农村人口的消费能力其实毫不逊色于城市人口。


随着大量电商相关人口从一线城市开始疏散,势必会引起大量拥有一线城市工作经验的人群返乡潮,而他们也将为天猫和京东带来大量的劳动力。


以此看来,马云和刘强东是要在商场上走农村包围城市道路?


但不得不承认,过去因为缺乏有效的反馈机制,公益慈善非常低效。此次不管马云刘强东的目的何在,通过阿里和京东这种竞争式的慈善方式,确实能有效地提高对弱势群体的帮助。


也正因为现在网络的发达,使我们大众成为了监督者,所以说,在这种功利竞争中做慈善又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呢。


好了,今天的文章就到这里。




声明:本站内容来自投稿或网络,不代表本站观点,如有不妥请联系GHR。转载请注明@环球人力资源智库、原作者及本文地址:http://www.ghrlib.com/hrm/20050。欢迎点击“GHRlib”订阅GHR,点击“限时惊喜”可查看最新公开课、内训、标杆游学等学习产品。
回到顶部